海口龙华区文化馆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家级

吴名驹:让海南椰雕走进国际视野

信息来源:  发表时间:2019-06-14 11:08:03  点击:50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很多种选择和活法。有的人可以缤纷多彩揽尽芳华,体验生命的宽度和视野,而有的人却从一而终信仰加持铸造起生命的厚度和成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椰雕学徒到国家级非遗项目椰雕技艺的唯一省级传承人,27年时光,九千多个日日夜夜,吴名驹就只做了一件事。虽然他依然自称“不过是一个拿十个手指做工”的人,但他的椰雕作品,早已成为了行业的标杆和经典。


▲吴名驹



01

传承人的责任不仅在技艺,更在传播和推介


“博鳌会议论坛参会的Viroon Phantevee (泰国清迈副省长), Sittikorn Chantadansuwan (清迈护照处处长)莅临海南椰雕馆参观椰雕时,林慧用英语足足给他们作了半个小时的椰雕介绍,他们听得津津有味,让更多国际友人了解并喜欢椰雕,跟紧中央最高领导人提出的‘一带一路’的规划和‘自由贸易港’步伐,让本土文化—海南椰雕继续走进国际视野!”


▲泰国文化部部长威拉·洛普乍那拉到海南椰雕馆参观


这是今年3月29日,海南省级椰雕传承人吴名驹发在朋友圈里的一段话,文字下面是一段小视频。画面显示,在海口骑楼老街中山路88号的海南椰雕馆内,吴名驹的助理林慧在用流利的英语为国外来宾介绍海南椰雕。作为海南的文化名片之一,吴名驹和他的椰雕作品早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国家政要和各国外宾的视野。仔细翻看他的朋友圈会发现,仅仅在2018年,他代表海南椰雕文化传承走向国内外交流和推介活动就达到14次之多。比如代表海南椰雕项目在北京外交部蓝厅参加海南全球推介会,向一百多个国家和世界五百强企业代表展示海南椰雕技艺;制作国礼椰雕花瓶《三月三的赞歌》、《椰风海韵》赠送给博鳌亚洲论坛国外贵宾;参加第五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第三届三亚文博会;在中山路海南椰雕馆向泰国文化部部长威拉·洛普乍那拉、世界小姐、各国政要介绍海南椰雕技艺和作品等等……


▲吴名驹制作的椰雕国礼


“一个传承人不但有责任和义务把工作经验传承好,更重要的是也要不断的去交流、传播和推介,让社会各界人士去了解……”在吴名驹看来,在打磨好技艺和作品的同时,坚持不懈的对外展示和推介,才能有更多的机会为海南椰雕技艺的传承赋予更高价值。2017年他曾代表海南远赴塞舌尔共和国维多利亚市参加椰雕艺术展,并在当地开展椰雕工艺培训和交流活动。中非城市合作也因为椰雕技艺的传承架起了文化的桥梁,2018年12月,塞舌尔共和国维多利亚市代表团来到海口,由市长大卫·安德里代表塞舌尔艺术设计学院与琼台师范学院签约合作并授牌“中塞文化交流中心”。作为交流大使,吴名驹觉得能够通过椰雕这门技艺促成国家与城市之间的友好交流和合作项目落地,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在塞舌尔共和国维多利亚市的市长见证下,吴名驹给弗雷米诺颁发强化椰雕培训结业证书


▲琼台师范学院曹阳校长给吴名驹颁发艺术交流大使荣誉证书


位于海口骑楼老街中山路88号的海南椰雕馆,就是这些年吴名驹的作品对外展示、并迎接了不少国内外政要和外宾的地方。在一整排老街店铺里,这个铺面非常不起眼,没有什么特别的街边造型,以至于许多慕名而来登门拜访的人都走错过。


▲海口市政协郭燕红主席陪同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程红等参观椰雕馆


你很难想到这就是近些年频繁出现在中央电视台以及岛内外各大媒体和大型外交活动上、几乎已经成为海南椰雕业界一个代表符号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吴名驹大师的工作室。里面没有什么装修设计,就在不足30平方的厅内两侧各摆放了一个玻璃柜台,各种各样的椰雕作品和一些椰壳原材料摆满了橱窗。


▲吴名驹与菲律宾众议院议长阿尔瓦雷兹

 

笔者在他工作台正前面的椅子上坐下,背对着大门。吴名驹笑笑说:“你坐的这张椅子,平常都是各级领导人来这里视察交流时坐的。我这里很简陋,空间也很小,实在有点对不住那些高大上的称号……”

 

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喧嚣沸腾,一进到吴名驹工作室,便“寂寥”了许多。一身素衣衬着吴名驹看遍云卷云舒荣辱不惊的淡然,他把所有的言语和你对他的好奇都收藏在那些小小椰雕作品的大世界里。


走在他摆满作品的橱窗边,你就再也挪不动脚步,因为哪怕就是一件不足巴掌大的小挂坠或者摆件,它们每一个独一无二的造型和古色古香的气质都能让你停留下来端详品味许久。


▲吴名驹创作的椰雕作品《招财纳福》


就像这个曾经被吴名驹佩戴着到访非洲进行交流的佛手瓜吊坠,它本来不过是一个橄榄一样大小的发育不正常的椰子壳,然而到了吴名驹手上,它长出了茎叶,生出了佛手,每一个手指间都有着丰满粗砺的握感。被一个个打磨光滑圆润的椰珠串起来,久经把玩,它披上了油亮的光泽,有缘人一见就会心生欢喜。



02

对作品,他有着近乎苛刻的追求


在吴名驹这里,这种椰雕吊坠挂件是最受市场欢迎的一类作品。然而这对他来说是不算太复杂的一类。


对自己的椰雕作品,他有着近乎苛刻的追求目标。


别人的椰雕作品都力求做大,用尽各种拼贴镶嵌造出富丽堂皇的气派,而他却偏偏往小里做,看准每一块椰壳材料原生的形状和风骨,赋予它们独一无二的神韵和姿态。这种创作,有时候更像是一种缘分,只有遇上了合适的材料,有合适的心境,才能碰撞出灵感的火花。


▲吴名驹创作的椰雕作品《佳偶天成》


这是两只憨态可掬的螃蟹,在两节肥厚的莲藕上相互对望,一只伸出钳子似乎要迎上前去,一只收拢了前臂似乎要往后撤退,但那双毫不遮掩打探着对方的眼睛,却又有种欲迎还羞的娇萌姿态。仿佛还带着田野里的泥土气息,轻轻一碰,它们就会迅速溜走。这件长20厘米、高8厘米的名叫“佳偶天成”的椰雕作品,从选材上就不太容易。首先必须找到形似藕节一样的长条状的椰壳,这类椰壳一般不太多,往往都是别人不要的,但却被吴名驹视为宝贝。他要专门去找人收这种材料,然后一件件比对,找到自己最有感觉的那几个。做好莲藕之后,那两只螃蟹才是真正的考验,为了做出最逼真的姿态,每一条螃蟹腿都要有轻盈而灵活的动感,再用榫卯的结构将腿一个个安装起来,光是一只没有达到理想状态的蟹腿,吴名驹就反复修改不下十次,一直到他满意为止。


这类立体造型的椰雕手法叫做圆雕,由于椰壳材料一般比较硬、脆、薄,远不如木材可塑性强,因此圆雕是椰雕技法当中最难的一种。从选材造型,到立体拼接,要做到不缺一毫不溢一分的神韵,相当考验功力。因此在海南椰雕历史上,几乎没有人做出圆雕类的作品,而这正是吴名驹在椰雕领域的一个重要突破。


▲吴名驹创作的椰雕作品《才福之囊》

在吴名驹工作室的橱窗里,能看到很多都是这类作品。其中最难的一件,要数这件“才福之囊”。看到囊和铜钱,就会让人想到中国传统文化。而囊上却安着一副拉链,又充满了现代时尚感。别小看那一副拉链,那正是整件作品最核心的挑战。拉链头到链条那一段是在一个完整材料上完成的作品,链条上的每一个小环都是活动的串在一起,而且非常轻薄光滑,这种细腻通透的雕刻手法不得不让人为之叫绝。从福囊里露出来的铜钱自然也是椰壳雕刻,但那足以乱真的色泽和古气让我第一眼见到时,还以为是真的。


你能想象在这纤毫毕现的方寸之间挥刀如笔的自由,聚集了多大的定力和功底吗?在吴名驹看来,如果心静不下来,是绝对做不出好作品的。作品就是一个人心境的写照。在他学习椰雕的少年时期,不管是师傅让他长达几个月的反反复复练习直线和曲线的刻法,还是父亲鼓励他每次雕刻时都写日记记录一下自己当时的心情,然后回头比对,都能发现,在不同的心境之下,刻出来的作品会大有不同。



03

我想做的是作品,不是商品


一件好的作品,常常从构思到选材,到制作,长达几个月甚至几年。能耐得住这份寂寞的人越来越少,而对吴名驹而言,那就是他生活的本来样子,守得住内心的一方精神净土,才能等得到云开,看得见花开。


然而,做椰雕这门手艺,时间和心力的投入与收益却并不一定成正比,哪怕吴名驹目前单件作品可以卖到几万甚至数十万,但毕竟全手工的限量定制产量并不太高。另一方面有很多作品,无论多高的价格,他并不愿意拿来卖,那些可遇不可求的好作品,没有第二件。


他说 :“我想做的是作品,不是商品。”


正是那一股对椰雕纯粹的投入和坚持,让吴名驹在这一路上收获了各种认可,也得到海南省市各级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支持。2011年他被评为市级海南椰雕代表性传承人;2013年所创公司海口名驹雕刻有限公司被海南省文体厅授予“海南省非物质文化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海南椰雕)”;2014年被评为省级海南椰雕代表性传承人。


▲4月15日晚,全国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黄晓薇、全国妇联组织部副部长张彦红等参观椰雕馆


而他的作品也在岛内外各种场合代表海南椰雕走向了全球视野:2014年,吴名驹设计制作的蓝牙椰雕音响,获得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颁发的世界杰出手工艺品徽章认证;2015、2016年多次代表海南参加中国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2017年受到非洲塞舌尔维多利亚市政府邀请,代表海南椰雕项目到当地艺术节展览交流;2018年参加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制作的椰雕作品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元首和贵宾、为国家外交部蓝厅海南全球推介会设计制作国宴椰雕餐具用品等等……


尽管各种社会资源汇聚而来,但他的社会身份却并不太多,除了中国民主同盟会盟员,还在海南省文艺家协会担任副主席,始终做着跟椰雕传承传播相关的事情。他也担心过多的社会事务会让他“分心”,如果没有更多时间投入到椰雕创作中,对他来讲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



04

要比师傅走得更远


数不胜数的各种对外传播和展示机会,一方面是对他技艺的一次次认可,另一方面也是他作为一个传承人对海南椰雕文化走向全球所做的最大努力。这些于别人可能是一份荣誉和增值的资本,而对于吴名驹而言,则是一份来自内心的沉甸甸的使命和责任。


▲2017年吴名驹受邀到非洲塞舌尔交流


他始终无法忘记他的师傅文传述老人给他的托付:“我会的都教给你,但你要到外面多闯闯,要在这条路上比我走得更远。”


▲2017年吴名驹受邀到非洲塞舌尔交流


2014年,吴名驹开始在琼台师范高等专科院校担任雕刻课程兼职教授。他教的椰雕技艺课很受欢迎,然而,能达到他心中标准的理想的苗子却还没有碰到。更让他感到悲哀的是,愿意学习这门手艺、并且真正愿意拿几年时间和心力来沉淀投入的人越来越少。


▲吴名驹在琼台师范高等专科院校教课


“我是师傅的关门弟子,他交代我要传承好这门手艺,我身上责任很大!”


▲吴名驹在琼台师范高等专科院校教课


除了对外交流展示推介,给年轻人传承技艺,吴名驹又开始探索椰雕传承的创新之路。这几年他开始寻找流落在世界各地的椰雕老物件,委托国内外的朋友们帮助他收集信息并淘货。不管是欧洲的拍卖会,还是澳洲的收藏家,还有长期居住在法国的朋友,只要发现有椰雕藏品或者老物件,不管天南地北,他都要想办法买回来。


▲吴名驹的椰雕收藏品



▲吴名驹收藏的欧洲椰雕作品


▲吴名驹的椰雕收藏品


2018年11月底,吴名驹托朋友从国外回购了一对椰雕围棋盒。这个围棋盒的浮雕雕刻手法,盒身和盒盖上的团寿图纹,和留白处的布纹图样,与起源于海口羊山地区民间嫁娶使用的椰雕槟榔盒十分相似。吴名驹判断,这极可能是一件从海口流传出去的椰雕作品。经过几年努力,吴名驹不仅收到一批从国内流传出去的椰雕作品,还收藏了欧洲风格、东南亚风格和古代中国风格的各种椰雕藏品。从欧洲的椰雕火药罐,到东南亚的镂空椰雕熏香炉罩,再到中国古代椰雕的文房四宝,还有法国回购的镀锡椰雕咖啡杯、镶玉茶壶、酒杯、酒壶、香炉、灯具等,琳琅满目,种类繁多。从清中期到民国,从欧洲的18世纪到20世纪,从国内到海外再回到国内,许多椰雕作品历经岁月的沧桑和多地流转,依然不失精湛工艺的风采。这背后既有工艺之美,又有实际的功用。


▲吴名驹收藏的清代椰雕作品


椰壳密度高,不怕水,也不怕虫蛀,且质地细腻,不需要特殊的存储环境,这些有上百年历史的老椰雕物件,与当代椰雕在外形上并没什么两样。在吴名驹看来,椰雕技艺可以应用的领域远远不止是工艺品、收藏品,椰雕艺术可以延展的空间非常大。从古到今,椰雕制品经过不断地衍生开发,已经发展到了将近400种,涉及种类五花八门,酒具、餐具、茶杯以及家具装饰等,都可以有椰雕的应用场景。收藏更多具有研究价值的老物件,并且探索椰雕在家居装饰、日常生活中的应用场景和产品研发,便是吴名驹这几年关注的重点。


▲吴名驹收藏的椰雕作品《冰梅三镶》


▲吴名驹收藏的椰雕作品《佳龙天行》



05

希望给海南椰雕一个展示的空间


对于未来,吴名驹说,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在海南建造起一个椰雕文化展示空间,从建筑构造到空间装饰、展示内容,全部由各种椰子材料、椰雕作品构成,让岛内外的人都可以在这里了解和欣赏海南的椰子和椰雕文化,体验椰雕在日常生活家具领域的应用,把更多创新的椰雕产品推向市场。


在他看来,这才是最有生命力的传承。 


(本文图片由吴名驹提供,文章由吴名驹审定)

作者:梨花雨,海南资深互联网媒体人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海南英才,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海南椰雕闪耀世界,金色名片传递尼日利亚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